濮存昕带着6位老戏骨登场他和诗意都快被遗忘了

【2019-06-13】

  220年之前的6月6日,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的伟大诗人普希金诞生了。在普希金短短的37年人生历程中,开启了俄罗斯文化的黄金时代,留下了大量极富文学价值的名作,成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1799年6月6日,普希金出生于莫斯科一个贵族家庭,家中藏书丰富,结交文学名流,在浓厚的文学氛围中长大。

  他农奴出身的奶娘阿琳娜·罗季昂诺夫娜常常给他讲述俄罗斯的民间故事和传说,使得他从小就领略了丰富的俄罗斯语言,对民间文学创作产生了浓厚兴趣。

  因作品内容敏感被变相流放南俄后,普希金被沙皇下令软禁于他父母的庄园米哈依洛夫斯克村里长达两年之久。在这段孤寂的时光里,陪伴着他的只有奶娘。

  普希金在当时写给友人的信中说:“晚上听我的奶娘讲故事……她是我唯一的朋友,只有同她在一起我才不会感到寂寞。”

  普希金当时处在一片冷酷的大环境中,奶娘却给他撑起了一方温暖、安乐的天地。

  1826年,普希金写了《给奶娘》这首诗。奶娘对于普希金的意义,并不止于生活上的关怀,在他年幼时,奶娘就把俄国民间文化的基因撒进了普希金的心田。

  阿琳娜·罗季昂诺夫娜不仅是普希金的奶娘,她和她这样的俄罗斯女性也是俄国文学的奶娘。后来,在写作诗体长篇《叶甫盖尼·奥涅金》时,普希金又以他的奶娘的原型,塑造了达吉雅娜的奶娘菲利普耶夫娜的形象,并暗示这一形象就是达吉雅娜的“俄罗斯灵魂”的源泉之一。

  说起《叶甫盖尼·奥涅金》,这是普希金创作的一部长篇诗体小说。普希金在奥涅金身上准确地概括了当时一部分受到进步思想影响但最终又未能跳出其狭小圈子的贵族青年的思想面貌和悲剧命运,移动资讯从而塑造出了俄国文学中的第一个“多余人”形象。

  普希金在他的作品中表现了对自由、对生活的热爱,对光明必能战胜黑暗、理智必能战胜偏见的坚定信仰。他的作品,激发了多少俄罗斯音乐家的创作激情和灵感。普希金的抒情诗被谱上曲,成为脍炙人口的艺术歌曲;还有的作品还被改编成舞剧、话剧、儿童剧等,成为舞台上不朽的经典。

  5月14日,国家一级表演艺术家曹雷与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贝文力教授展开对谈,分享了关于普希金的故事。

  1824年普希金在敖德萨总督府供职时,总督把他作为一个小官员派去调查蝗灾区域,据说异常气愤的普希金回来后便写下了这首短诗作为报告。

  正是这首短小精悍的诗当年在曹雷老师幼时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她感受到了普希金的魅力,而后在曹老师几十年的艺术生涯里,普希金对她的影响、她对普希金的热爱日益加深。

  上世纪80年代,曹老师曾应邀与著名演员、主持人赵屹鸥先生一起录制了普希金作品朗诵磁带。磁带的A面为普希金的诗歌作品,B面则是他著名的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的片段。

  一段时间之后,音像公司再次找到曹老师,请她重新录制一遍磁带上的内容。曹老师很是疑惑,“刚录制好没多久,怎么又要录呢?”工作人员解释:“这个磁带一经上市,就卖疯了!连母带都翻录失声了,只能请您再录一次!”

  人们被普希金诗作中热情、真挚、充满希望的情感所打动。时光荏苒,普希金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心里不灭的明星?

  贝文力教授对于俄罗斯文学和普希金有着深入研究和热爱,当他在向大家讲述俄罗斯文学的发展、讲述普希金的故事、分享自己在俄罗斯交流学习经历的时候,仿佛真的把大家带到了十九世纪的俄罗斯,把大家带到了普希金童年时代就读的皇村贵族子弟学校。

  今年6月6日,九位中外著名艺术家将齐聚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诗歌朗诵与音乐相融,《致凯恩》《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叶甫根尼·奥涅金》等名作将串联起这位诗人璀璨的一生。

  中国观众熟悉的濮存昕、曹雷、姚锡娟、肖雄、严晓频、达式常、孙强,将与俄罗斯最年轻的“功勋艺术家”尼基塔·博里索-格莱布斯基携手,奉上一场文学与音乐的盛宴。

  小诗一组《一朵小花》《理智与爱情》《致凯恩》《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曾经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