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像元芳和华生那样思考

【2019-05-11】

  别像元芳和华生那样思考2015 21:45阅读数38927 夏洛克福尔摩斯是英国作家柯南道尔创作的一位超级侦探,有点类似于 在中国传统演义故事中的神探狄仁杰。狄仁杰身旁有个捧哏角色李元芳,而福尔 摩斯的助手华生也发挥着类似的作用。 无论是福尔摩斯,还是狄仁杰以及其他文化背景下的神探故事主角,都有着 类似的特质,即擅长采用他人不具备的观察与演绎法,还结合了大量的知识储备 来破解悬案,特别是从一些看似无关紧要、他人熟视无睹的细节中找出破局的信 息,抽丝剥茧,逐步深入,直到洞悉真相。这类神探故事当然具有相当的夸张成 分,但不能否认故事中观察与演绎推理思路的价值。事实上,福尔摩斯们的故事, 对于犯罪心理学、侦查学研究乃至商业分析都发挥了积极的启发意义。 科普作家、《科学美国人》专栏作家玛丽亚康尼科娃所著的《福尔摩斯思 考术》,以福尔摩斯的故事文本及其作者柯南道尔实际参与过的案件为引子, 解析了固有的偏见对于人思维方式的干扰、限制及其他负面影响,分析了大脑的 两套思维系统,即警醒、专注、擅长学习和推理的福尔摩斯系统,与行动迅速却 莽撞的华生系统,向读者提供了训练方法,以走出思维误区。移动资讯 书作者援引心理学家、神经科学家的观点指出,人类的大脑具有典型的双重 性,或者说双重系统,其中一个倾向于直觉反应,另一个则缜密而有逻辑,但缺 点在于反应较慢。启动后一个系统意味着效率较低,而且很费脑力,因而人们通 常自觉启动直觉反应系统。福尔摩斯的做法则与大多数人不同,他秉承着健康的 怀疑主义,不轻信所看到的所谓事实(看到的事实完全可能是假象)。 对于普通人来说,像福尔摩斯那样几乎随时都能做到审慎思考,似乎并不可 能也无必要。书作者指出,人的大脑就像一个阁楼,如果让外部信息不经过滤就 进入我们的阁楼空间,轻而易举,但这为后续的提取利用带来了很烦。一个 人在信息获取上所耗费的努力,会因为不当的储存而导致利用效率的低下,甚至 无法利用。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在我们需要想起特定的储存信息时,总会遭遇重 重阻碍,而想起一堆似是而非的“竞争性信息”,比如考试中。很显然,审慎思 考是必要的。 改变观察和思考世界的模式是困难的,人的偏见根深蒂固,但并不意味着不 能改变。书作者以福尔摩斯与华生的几则故事举例指出,在现实中,人们需要在 思考时要有意识的运用比如漠视情感(防止被主观好恶所左右)、从不破例等原 则,审慎处理自己基于知识积累、常识而实现的可得性启发结论。还需要注意的 是,人的认知、偏见漠视与情境因素有关,比如对方的外貌因素、社会地位、经 济能力、与我们的关系亲疏等,以及具体的语境、环境——越是在这些因素混杂 的情况下,越要警惕自己受到习惯性思维模式的影响。 福尔摩斯、狄仁杰等故事(传说)中的神探,都以卓绝的观察力著称。要改 善思维水平,确实需要以提高观察能力为前提。为此,人们应当不断进行自我训 练,要提高自己对关注什么细节、忽视什么细节、高效吸收和抓住那些选择放大 观看的细节等问题的把握能力。在这方面,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误以为,观察就 是去洞悉那些生僻的信息。这种理解是错误的,《福尔摩斯思考术》指出,福尔 摩斯本人很少凭借晦涩的因素去猜测,他一向坚持从最普通的因素、深植于观察 和事实的因素入手,不以偶尔听到的消息或猜想为依据。具体训练中,需要注重 选择性(高效筛查、正确选择细节信息)、客观性(摒除偏见干扰)、包容性(不 放过反常信息)、参与感。 要提高观察能力及相应的推断水平,人们还应注意克服对于不确定性的恐惧, 与事实、信息保持适当的心理距离。在此基础上,要懂得合理演绎,小心不确定 性、可能性、不可测性、非线性等因素的威胁,训练自己基于事实的演绎能力。 再进一步,即便高明如福尔摩斯、狄仁杰,也难免出现因自负而产生的误判。 (《福尔摩斯思考术》,(美)玛丽亚康尼科娃,游伟、龙彦译,中信 出版社2015

  别像元芳和华生那样思考,华生电器,华生园梦幻城堡,廖华生,重庆华生园梦幻城堡,落华生,华生园,华生老风扇,约翰华生,凯思华生